北京民航招生主页 > 教育资讯 > 外语资讯 >

房东侃房客们光荣事迹,各显神通吐槽无力
2016-05-23 17:31 来源:未知 作者:xiaonezha 点击:
   一提起房东,大家心中冒出来的不知道是哪几个字,但是房东也是分好坏的,就和房客不是全部都是傻白甜一样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不要想问题太偏激,而且我们还是礼仪之邦,要讲事实,摆证据。   说起这个证据,唉,做为房东,我们真的是太nice了。   我们的第一个租客,是 对年轻小夫妻,当时我们刚做房东,也没觉得怎么样,也不知道该怎么 样,总之,我们是人畜无害的。我们对租客的 要求无非是安静,干净,无各种不良习惯。但是,我不知道原来房客会有隐瞒,比如抽烟。搬进来之后我们才发现的,也还能接受,因为家里阳台多,人家在阳台上抽。lz一家人,还有个刚2岁的小娃,他们对小孩子也很包容,我们尽最大努力让孩子不要吵。有时候我和女房客还聊聊家常什么的。一起聊聊化妆品,好吃的,算是一段很开心的日子。最大的问题就是煮完饭没有收拾炉台的习惯,油渍哪里都是。lz不是标榜自己有多干净卫生,只是从小在家熏陶的便是女人要收拾干净厨房,特别是火炉台。当时,我们的冰箱还是那种没有分层冷冻的,打开冰箱东西都要掉出来了。 他们还算买多少吃多少,没有太多的浪费。卫生间也比较清洁,知道自己的垃圾自己带出去扔掉。房间也基本1/2周吸一次尘。所以,在他们搬走的时候,房间都还好,我也没有想法说拍照留念。   我们的第二个短租客是两个从中国来的小学生。不说英语,也不说话。没有任何语 言上的沟通。我去学校接他们的时候,还在背后议论我们。吃不惯pasta,不喜欢吃饭,但是游泳很好。出去玩话多,说家里有几辆车,都是大奔,宝马什么的。于是我心中一惊,原来小爷是富二代啊!难怪大家都过年了,他们还来澳洲夏令营啊。一日三餐,仅一周,感觉我们国内的学生的礼貌文明并没有因为家里有钱而有所提高。   我们的第3个租客是浙大来悉尼大学访问的一个学生。他很热情,也和积极向上。在这里呆一个月,他的行程是安排满的,基本上都不大在家。他回去的时候还留给我们他的联系方式,如果我们回国有空可以联系他。我们很感激他的信任。我们不是圣人,只是一个房东,想做一个有良的房东。   期间我回国一段时间,回来就换第4个房客了,香港人。男性,悉尼大学高材生。我不禁唏嘘,国内大学考不上的人,在澳洲摇身一变都成了高材生,是我们的高考制度 有问题吗?还是澳洲的考试不够难?瞬时,我觉得自己的儿子还是有希望的。   小哥来的时候,连日子都没有说清楚,于是在我们没有准备好的时候, 他已然翩然而至。他以前在另外一个城市,考上悉尼u后才搬过来的。这孩子基本上靠谱,能吃,好吃能吃几碗,不好吃就一碗。吃的时候,还和我大侃他妈怎么能干,一个人一个小时做4个菜一个汤。lz当时 一个人带孩子,买菜做饭,而且lz以前从不做饭,可想而知,我做的饭在他那里评价是多么的低。   小哥爱聊天,也懒。有时候一打游戏就不去学校上课了,最后的结果就是,考试的时候挂科。后来因为他妈妈不肯给钱,搬走了。   后来租了一个韩国日本人。具体什么人,我也不清楚。只知道女性。不吃晚饭,只健身。大冬天的,很奇怪,有时候晚上又夜不归宿。之前我还担心她的安全,后来自己都觉得多余。她很会化妆,这个真要赞一个。lz是 一个黄脸婆,怎么化也化不好的那种。毕竟我们是中国人,无论是棒子还是鬼子,住在一起就是不习惯。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搬走了。我和我老公都不知道。而且搬走的时候房间都没有打扫,地上全是头发。可惜,我没有想到拍照, 要不,口说无凭,上图最有效。   说到这里,就要说我房客里的enchanting flower NO1,印尼华裔小哥,这里简称J吧。在香港小哥离开不久,我们迎来了这位小哥。不矮但是也不瘦,虽说是华人但是比我们自己的人有礼貌。而且人家信天主教的,所以为人处事和我们一般没有任何信仰的粗鄙之人是不同的。j小哥年方未满20,于是我们就是临时监护人,大小杂事都要签字,签字好哇!这感觉,很不一样哦。当然我的职责还是提供晚餐,于是我的晚餐又成了吐槽的对象。J比香港小哥说话委婉,会给我们 提一些建议,比如,炒白菜可以放些炸过的虾米啊,这样比较有印尼风味,在比如,“你有空可以收拾一下客厅啊,家里太乱了”。说到这里,不得不 提一下,J不是肥肉,吃饭只吃一碗,控制体重,晚饭后会在自己房间里大唱主的赞歌,每天出门喷香水,洗澡会洗大于等于30分钟,而且还要听着音乐唱着歌,自己买了个小吸尘器每天收拾自己的房间。真是没图啊,我见过他的房间,真的很干净,很整齐,衣服,浴巾,衣柜,我只能说OMG!!!自愧不如真的。总体来说是一个性格比较女性化,很细致又很事的一个男孩子。J的理想是做一个神经外科 医生,他认为商科学出来时华而不实的。我老公得出一个结论:印尼的富家子弟,牛!   我并没有把J的话放心上,也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客厅是不是真的很脏(其实就是乱)。   直到有一天,我们突发奇想的问J,你觉的我们做为监护人怎么样,我们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点。J此时倒是不含蓄了,竹筒倒豆搬,和盘托出。   当然先是我。   “我妈也是一个家庭主妇,但是我妈是个勤劳的家庭主妇,而且照顾我们兄弟3个,我们家里一尘不染,每天晚上的饭菜都可口而且不 重样,你每天也在家为啥就不能做到这些呢?”“我和中国人住过,也和不同国家的人住过,我发现中国人是最脏的”我 没有夸张,是原话。我是一个讲证据的人,从我们家的情况来看,的确我们3个中国人脏过他一个印尼 华裔。我是有羞耻心和自尊心的,于是我把家里的脏归结在洗尘器坏掉了。于是那个周末,我和我老公就买了个新的吸尘器回来。我的 小宇宙爆发了。   再说我老公。柴米油盐的有那对夫妻能做到不吵架? 可能我们那段时间吵的真的多了点?   J说:   吵架对孩子的影响很大,你们以后尽量不要吵吧(人话,我觉得赞同)你老婆说你不成熟,你是不够成熟,但是她也不成熟,而且她要听从你的想法,对家庭的牺牲大,是应该的。(绝对的大男子主义啊)于是,那天晚饭,实为一场激烈的辩论啊。最后的结果就是,小哥一个馄饨都没吃,倒了, 不欢而散。   我不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,但也不是 人云亦云的人,有错改之,无错加冕。人无完人。我可以接受说我们家的脏的部分,但是后面那段我记不大清的对我的生活的评价,我是不能接受的,还是当着我的面。   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,J是天主教,自然是不信进化论的,而我老公和我是不信主的存在的,主那么神,怎么不让飞机不要失踪啊?怪就怪我老公嘴贱,不知怎么提到了这个上来,引发了第二场激烈的关于主和进化论的辩论。J说了好多, 由于lz生一个傻3年,真的不记得,有印象的只是那个晚上,又一个尴尬的晚餐。所以说,在西方国家,宗教信仰还是不要聊的好,亲爹也不行。   后来他搬走了,在这里有他父亲的朋友,但是只给了我们一个星期的notice。   有时候觉得和 一个素昧平生的 人住一起很不习惯,但是这真的可以让我们看到自己的不足。因为你必须get out of your comfort zone.   不光有长租的,我还短租过。就是我放广告招长租的时间,有人打电话说想短租,你也知道,短租比如一个星期,其实没有多少人愿意的。处于好心,我就帮了这姑娘一把,一周而已。租客不是姑娘,是姑娘未来的男朋友,刚从国内过来。男朋友挺高的,来学习的,谈吐各方面都不错。感觉是个靠谱的90后。   接下来要表的就是奇葩2了。   我们的中原姑娘。看房的时候,来了走了。后来又打电话说要租,我老公嫌登广告看房麻烦,于是就大大咧咧的同意了。他给我的理由是,一个姑娘家,能怎么样,住的久就行。由于她还是我的半个老乡,所以,一开始我们的定位有些偏,不是纯粹的房东和房客的关系,搞的和关系不错的朋友一样。我老公的意思是,be niceso people can stay longer。yeah, right!!! 什么都是双刃剑不是,有pro就有con。你太nice的结果就是,该说的时候反而觉得不好张嘴了。   话说,刚开始姑娘还是不错的,吸尘清洁,开窗户通风。无可厚非。风大吧,窗帘吹断了,吸尘吧,吧拉窗帘的链子吸进去了,自己搞不好,叫我,我也不会啊。碍于面子,我没有说什么。(现在知道,要的就是打开天窗说亮话,丑话永远要说在最前边。)lz是家庭主妇,但是是一个有理想的家庭主妇,所以,我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考雅思的梦想。姑娘虽然在这边几年了,但是这英语还是硬伤,我们家以英语为主要交流方式,所以可能当时比较吸引人吧。刚开始姑娘还算中规中矩,毕竟新环境。时间久了,问题就来了。   炒菜全是酸辣味的,房间里全是烟味。这也就罢了,关键姑娘作息异于常人。我们吃中午饭的时候方才起身,等我们要午睡的时候,才开始炒菜。最让我惊奇的是,姑娘经常做了饭后不吃,也不放冰箱,就放在外边2到3天,然后好像才回过味来,这才把食物放冰箱。让我一直觉得这孩子脑子有病。放冰箱就放,东西能放到发臭也不吃,冰箱也不收,我实在受不了会给她把坏了的菜扔掉。我只能说,姑娘的钱来的太容易了。我来留学的时候,一个星期20刀的零花钱,一日两餐。从来没有浪费过。没办法,谁让lz是穷人家的孩子。   厕所的灯都坏了3个了。真的一点不夸张。洗澡进一次,上厕所,刷牙,洗脚,再上厕所。在客厅里能听见,等开了关,关了又开。 有一次,她告诉我灯坏了,我都不想给她换,想让她自己换。不是自己的真不知道心疼是吧。厨房也是 一样。灯坏过,开水壶的灯也坏了。开水开了又开,每 喝一次水开 一次。也不管里面有 么有水。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懒字当头也是一把刀啊,很少吸尘房东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权利不是? 人和人之间相处,靠的是尊重和理解。如果善意的提醒变成油盐不进,那真的就没意思了不是。   脚臭   在房间里抽烟(家里可是地毯哦)   在房间里打一盆水洗脚(房间里是地毯)   睡觉的时间看电影,还大声的笑   做完饭不扔垃圾,不擦炉台   吃完饭不洗碗摆厨房的   晚上用完厨房的灯能开一晚上的,毫不夸张   晚上出去不在家也不关灯   丢房门钥匙   丢健身房pass   做了饭不吃,摆在bench上超过3天的   只买东西,不吃,坏了就扔,扔了重新再买(循环)最绝的,上大号不冲厕   更绝的,一开房门,便惨绝人寰,那气味叫销魂好么,真不知,本尊是怎么适应的。   说到这里,如果换你是房东,你受的了么?什么吐槽房东的,那么多房东肯定有几个不好的刚好被你碰上,或者房东本无不良,只是房客自己3观有问题,就把房东描绘成了一个可恶的类型。殊不知,房客其实也一样,刚好喔就遇到了在我成为房东之前,我也曾是一个房客的好不?可能我们这一代人和现在的90后不一样?像我朋友所言,现在的小孩不靠谱,靠谱的太少了。   对于一个超过18岁的人,还在国外受的教育,你好意思让别人一直提醒你么?   说忙,谁人不忙,忙也能成为借口?简直是掩耳盗钟。忙就是不想做,想做的事,你在忙也会挤时间的不是?   我列出的这些,都是我的enchanting房客的光荣事迹,吐槽无力啊。我只能说,租房的人都比房东有钱。   还有个房客是个20岁的鬼妹,那叫一个open啊。让人叹为观止。   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gold digger ,找南票看重的不是钱,但却找了个中东有钱的胖子。有时候,我在想,她每每这样说的时候,是在安慰自己,还是在麻痹自己?即使真是3贞9烈,至于逢人便讲吗?我和你很熟吗?   我是不相信的,背着LV(和工资不相称的包),南票不在,几乎不出去吃饭,周末也不出去夜店(不是不想,而是南票不让),穿衣风格我觉得和街头站街的很接近,不是紧身就是露脐,估计想露别的来着,没货。   对男人应该很有一套吧,或许男女通吃都说不准。男票刚走,立马替补就带回了家。   身为房东,我容易吗,看了吧,恶心,不看了吧,好奇。不小心知道了,还要装作不知道那点小秘密。为了一个星期那点房租,日日在出卖着自己的良心。替那个头上有无数绿帽的男人不值啊。